孔宪华

研究员\实力派画家 / 中国国学研究会、画家

滨州  影视/媒体/艺术/文化传播/音乐

人脉344动态25

添加好友
请在新打开的页面上进行支付,支付完成前请不要关闭此窗口。支付完成后,请根据您的情况点击下面按钮
支付已完成 支付遇到问题
本服务收费5元,是否真的确定支付
确定支付 取消
您的好友请求将会 以短信形式发送至对方手机,以便对方在 第一时间接受邀请。更多
- 短信中的自我介绍 -
本服务收费5元,确认使用请点击[支付并发送]
支付并发送 取 消

孔宪华,字秋实,号圣衍居主,1961年4月生于山东省东营市,祖籍曲阜,孔子第七十二代裔孙。他潜心研究国画与诗词。在中国画方面,专攻写意花鸟,师从著名画家陈大章、郭怡宗等。多年来,学墨泛舟,临摹、写生、创作不缀,坚持艺术实践,突破传统,发展传统,不懈地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,磨砺笔墨之功力,所创作的作品笔线苍劲,墨韵浑厚,色彩明丽,在中国画的绘画中取得了优异成就。多次参加全国、省美协机构举办的写生、课题班学习,得到著名画家孙其峰、邢少臣、张立辰、郭志光、沈光伟、韩玮等教授的指导。现为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终身画家,中国金融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华书画学会常务副主席,中华艺术家协会(香港)荣誉会长、一级美术师,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山东省书画学会会员,滨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,董永书画院高级画师,孔宪华美术馆馆长。举办过个人画展、联展和参加全国展,有30幅作品荣获全国、省、市优秀以上奖项,作品在《美术报》、《中国收藏》、《世界知识画报》、《中国书画界》、《艺术主流》等刊登,先后被授予“中华书画艺术精英”、“献爱心优秀人民艺术家”、“ 终身成就奖”、“世界华人艺术先锋人物”、“最受读者欢迎的山东书画名家”等荣誉称号。作品被德国、菲律宾、新加坡、荷兰等国友人收藏。出版《孔宪华扇画集》、《孔宪华花鸟集》。诗词方面,在报纸、刊物、网络发表50余首,深受读者好评。 地址:山东省博兴县胜利二路299号 邮编:256500 联系电话:13906496260 电子邮箱:kxh0088@163.com

能提供: 真诚交友相互学习交流交流国画作品

想得到: 多沟通多研究多来往

中国国学研究会、画家   非盈利组织: 1001-5000人   其他

1978.12-2012.12

研究员\实力派画家

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,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终身画家,中国金融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华书画学会常务副主席,中华艺术家协会(香港)荣誉会长、一级美术师,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山东省书画学会会员,滨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,董永书画院高级画师,孔宪华美术馆馆长。 读著名画家孔宪华荷花作品印象 赵斌 孔宪华还是那么自如地沉浸在自己的花鸟世界里。 他的国画荷花一如既往,渗透着一丝从容的桀骜与飞扬。幽幽的黑、烈烈的红、淋漓的水墨氤氲着霹雳纵横的墨舞之迹,浑厚、空灵而又奔放。在多少令人有些惊愕的霸悍中,构建着自己的艺术语言。这不由得使我想起《中国收藏》2006年9月第五期书画特刊对孔宪华先生笔下荷花的评价:“气局恢弘开张,意境随之大开,颇类东坡居士词变十七八少女执红牙板朱唇轻启之婉丽,为关西大汉执铜板直嗓高歌之豪放”之感叹。 水墨的舞者,是我在品读孔宪华的荷花时感觉最强烈的第一印象,他的荷花或起或伏、或实或虚的水墨符号,宛若一个以水和墨为生命载体的舞者,他的荷花作品流淌着吴昌硕的疏放不羁、张大千的稚真拙朴与浑沦气象;但幻化成水晕与墨花的那些剪不断、理还乱的杆杆叶叶,恍惚还散落着幽远而亘古的淡淡书香味道,飘忽在人们的眼前,其趣味只可以心契,而不可以言传。 孔宪华先生在研究画论,写生、临摹中,感悟自然,并上升为情感,将诗融入画,将画体现为诗韵,建树甚丰,自然深谙中华传统艺术之精神。他的诗《荷塘诗韵》:“垂柳芦苇伴荷香,脉脉私语情难忘。凝目酒家楼亭处,船家游人塘湖西。”,还有《咏荷》、《秋思语》、《我师自然》等都可以见证。作为文人,孔宪华心之所向首先是文人画,继承传统。文人画始于魏晋,入流于中唐,自王维提倡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而至于苏东坡,进而至于徐文长,文人画渐渐居于中华艺术史之正脉。自文人画萌发到形成气候,文人画逐渐形成了自身的一些特点和规律,首先,它重视画如其人,重视修身养性;其次,它重视原道精神;再次,在艺术方法上,它重视以书入画。所谓修身,即要修为文人画,画家必须首先是个文人。而什么是“文人”呢?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说,所谓“文人”,即有“文心”之人;“文心”者,与道为一之心也。孔宪华在明白这一点后,尚精研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等古代哲学名著以体悟道学根本,于道之本质与属性初步有了自己的认识,萌发了自我之文心,因常吟张横渠之“为天地立心,为庶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这一名训以教导自己。其于艺术理论研究每每胆敢独造,发前人所未发而能自圆其说;于艺术批评则柄以天地之心,道义之责,敢发别人所不敢发之言,不怕得罪人,每每都能看出其“为天地立心”的责任感来。故其作画,笔墨间颇能见出厚、拙、朴、疏之天然趣味和文质彬彬的文人雅致。观其所画荷花,往往以神造型,意在似与非似之间,于求真之外,更着意于追求意境之深闳,笔墨之精致。其笔墨豪放而能文质彬彬,传统而能见出新意,与目前的时风大有不同。 如今,孔宪华乃圣人裔孙,是画坛的名流,名声渐重,彼于当世,可为一传奇也。 笔 墨 豪 放 清 秀 雅 丽 ——喜读孔宪华的国画艺术 评论员 黄建甫 孔宪华,现居山东博兴,为我国春秋时期著名文学家,思想家,教育家,社会活动家孔子后裔。他的水墨画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。他首先是个文人,对作品的文化精神有较身深的感悟,文化修养很高,文人气质优雅;他其次是个国画艺术家,画风清秀雅丽,笔墨豪放潇洒。 面对着这一幅幅激情四射的艺术杰作,我好像又看到了一位充满激情的艺术家勤奋的学习历程。在实践中不断提高知识修养,用精辟的艺术思想构筑的真正的艺术,而真正的艺术才是这艺术作品诞生的根基。 第一节 千姿百态 形神各异 孔宪华的花鸟画,空灵含清,别具一格,特别是所画金鱼,画出了美丽的水纹、鱼藻。孔宪华先生画的金鱼,千姿百态,形神各异,形象生动,表现风格独特,既富变化又均衡有序,充满真趣,别具神韵。“鱼"是我们民族喜闻乐见的题材,“鱼”是余的谐音,“年年有余”、“吉庆有余”、“连年有余”、“双鱼吉庆”等题款,为人们喜闻乐见。“鱼”象征着丰收,象征着富裕。于是也象征着成功。这些作品蕴寓着吉庆、富贵、如意。所以画鱼的作品尤其是画金鱼的作品深得人民喜爱。 尤其是以金鱼为题材的《金鱼图》,堪称一朵奇葩,令人赏心悦目。金鱼是吉祥物,通过艺术家的笔展现在纸上,姿态各异,色彩缤纷,更是惹人喜爱。鱼确实很美,但画鱼很难,难在一个“活”上,若表现不好,就显得呆板俗气,画鱼须活泼,说明了画鱼游在水中悠然自若或跃水博浪的鱼,才能得其神韵。或许正是如此,他画的鱼,细致入微,通过鱼体曲线的变化和鱼鳍表现鱼的形态,可谓是一大发明,达到形真、神真、意真的效果。所画金鱼之背鳍和尾鳍最妙,所有的金鱼背鳍均蘸粉红色,尾鳍以泼墨写出,形美而飘逸。画有大小之别,鱼数多寡不定,但都形态各异,疏密有致,相互呼应。单看个体,生动传神;总观群鱼,竞游成趣。外加水波荡漾,一幅鲜活的《金鱼图》便呈现在人的眼前。察其构图立意,色彩明快、笔触爽朗、状物生动而不失为佳,这主要仰仗了他的笔墨情感日臻化境。孔宪华先生画鱼抓形特准。无论鱼呈何种形态,各个部位均直接用笔蘸颜色和中墨写出,笔锋清晰,转折自然,任何一笔画过,浓淡轻重皆具,而且恰到好处,体现出阴阳变化及力度转换。 在背景的烘托上,以色彩的对比,画出水的深浅和透明度。这样鱼在水中憩歇、游弋、移步换影之姿得到惟妙惟肖的体现。全方位勾勒鱼的生活环境,使观画者能随着他的彩色明暗,背景的构置有进入鱼群之中而产生一种自由感,去体验画家在物化过程中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你我不分的"观鱼之乐"。孔宪华画中的金鱼,总是寄寓了某种欢快的情绪,那些在水波中欢腾往来的鱼群,如同幸福的使者,充满了欢快的内涵。 正是这种意境,首先为观者所感受、所吸引、所激动,接下来,是内行和有品味的观者才会玩味这笔墨与技法的独特性。他的金鱼,水墨淋漓者有之,情溢笔拙者有之,或正面,或侧面,或斜面,往来穿梭,自由嬉戏,生动活泼。即便是不设色、不染水的作品,同样给人淡雅有致的美感。 第二节 皴如魔幻 轻松自如 先是直面皴与弧面皴结合法。且看他的《葫芦满架知秋意,谁来故园不留情》、《酿成千日酒》枝,叶的部分带有弧形弧形。葫芦、葡萄带有线形,是以填色画法。直面皴与弧面皴结合画法,突出了墨色干湿、浓淡,光感强弱、明暗,线条粗细、刚柔之美,所有技术上的调兵遣将,都服务于他的意境营造,用起来轻松自如。 再是皴魔幻般的表现力。孔宪华先生的花鸟画,画面的各种对比关系仍然鲜明且美丽。除了常见的墨色干湿、浓淡,光感强弱、明暗,线条粗细、刚柔的对比之外,最具特点的是皴的大小、整残的对比。细看便知,孔宪华先生在此画中展示了皴魔幻般的表现力。他横皴为泼墨叶的纹理;竖皴为下垂叶片晃动,徐徐生风;整皴之点色重夺目,有迎面扑来之势;残皴之纹色淡飘忽,具悄然隐去之态。如此这般,孔宪华先生抖动手腕,想怎样皴就怎样皴,只要能够抒发他的胸中逸气,只要能带出他眷恋故乡的感情,任凭皴变化着形态出现,站着、躺着、斜着、倚着均可,静势、动势、疾驰、漫步皆成,全露、半掩、正面、侧身都行。正是这些奇妙点子的种种对比丰富了画面,弥补了花鸟画单一。 孔宪华先生画叶有奇效,画鸟又如何?他的《清风鸟语花更香》。如果望题生义,只能认定:此画一定春天有关,孔宪华先生却认真画了一只鸟,但孔画鸟的背部只涂了几块淡墨,外加荷花和草。而画草,孔宪华先生使出了浑身解数。试想一下,作品名叫《清风鸟语花更香》,虽然是画花画鸟的作品,但是配景草不可缺少,因为他也是画中经营的主,没有他怎能显出花香的气息,画中有诗,但想象中的画面却因人而异,绝难相同。那么,孔宪华先如何构图才能取得众口一词的认可呢?老实说,选择这个题材是冒风险的事。可是,孔宪华先生别出心裁把人镇住了。构图饱满,让观众很是喜欢,古人画花鸟,纯当花卉,多为折枝,因而只占画纸一角,其余部分或题跋,或空着,不施粉黛。 孔宪华先生使画面特别开阔、伸展,难见小家子气。 第三节 力避枝繁 疏花秀逸 孔宪华的作品大多以写荷为主,虽然枝干的部分修长,却坚挺强健;量不太多,疏落有致,粗笔浓墨。花鸟画应当以画花画鸟为主,以《览百花云‥‥‥》和《风动凌波辞浊世,雨奇流水草幽香》作比较,故画荷丛生成捆,缀花似尘堆积如山,也称一种风格。孔宪华似乎更喜文人荷花,所以力避枝繁花盛,追求疏花秀逸。因而使画面明快、爽朗,能给人以视觉上的愉悦。加上构图有意寓平稳于奇险之中,于是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。 开启了豪放写意花鸟画之窗。他的荷花力图利用新技法造成的肌理特征,烘托一种氛围,渲染一种意境。正是这个意境,首先为观者所感受到、被吸引、被感染,接下来,是内行和有品味观众才会玩味这笔墨与技法的独特性。孔宪华作画“较注意运笔的力度和深度,并较早地创用泼墨、泼彩的新技法。”“这种‘泼墨法’既要有规律地去运用,又要使作品的艺术性表现为不可预测性,使之墨色变化无穷,色彩变化丰富,给人以奇特的遐想。” 孔宪华先生创作时仔细认真,倾注入于他的全部的情感、情怀,他的花鸟画作品婀娜多姿、楚楚动人、惟妙惟肖,令人赏心悦目。难怪很多观众看到他的画后兴奋地说:“真是太好了!简直可以闻到花的芳香。 “圣衍居”的由来 孔宪华/文 “衍圣公”,是孔子嫡派后裔的世袭封号,开始于西汉元始元年,当时平帝为了张扬礼教,封孔子后裔为褒侯。之后的千年时间里,封号屡经变化,到宋仁宗至和二年(1055年)改封为衍圣公,后代一直沿袭这个封号。而到了公元1935年,民国政府取消“衍圣公”,改为“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”。生于1920年的孔德成先生,便成为末代衍圣公,首任祭祀官。2008年,伴随着孔德成先生的去世,“衍圣公”也就划上了句号。 为了纪念孔子嫡派后裔的世袭封号制,把“圣衍居”作为我的斋号,就是根据孔家的“衍圣公”而来。意思是,圣人后代繁衍生息的住所。其内涵:以传承和张扬孔氏家族的历史地位,继承和发扬孔子之“孔学思想”,褒奖和祭奠孔家的先人。作为孔家的裔孙,有义务,有责任,去传承圣祖的思想;作为一名画家、诗人,也必须努力传承祖国博大精深的国学,绘画出优秀作品,永存世间,继承发展。近年来,孔子学院和孔子学堂,入雨后春笋,在世界上已发展到6百多家,尊孔识礼,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,其传承孔学,乃一脉相承。 山东省美协副主席刘书军、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封良殊、中国海洋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生华等近10位书画名家都曾为我题写过此斋号,著名篆刻家郭振坤还为我的“衍圣居”篆刻了印章。 墨 淳 意 幽 韵 出 尘 ——孔宪华的花鸟画 刘丽芳:《中国画观察》资深评论人 初次见到孔宪华的花鸟画,顿觉如花落纸上的真切生动。画中恣意舒展的花朵,分明是花在风中的摇曳、起舞。虽已褪去颜色,但洗尽铅华的素姿更显清新幽淡,意味悠长。这时,他的画笔仿佛采到了自然生命的灵气,将花鸟的艺术之美活脱脱地展现在笔墨之间,遂成墨迹与花魂的交响。那里激荡着画家的诗之豪情、墨之灵感,随性而发,不落尘俗。当走进这个奇逸清幽的花鸟世界,便立刻感受到画家笔墨的纵横淋漓,朴茂清丽,真可谓疏放中含静穆,浑厚内见洒脱。 作为孔子第七十二代裔孙,孔宪华的文化学养是深厚的,不仅受到正宗儒家文化的熏陶,而且也深得前代大师的笔墨滋养。他的作品洋溢着明代大家徐渭的潇洒之风,八大山人的脱俗之气,苍劲中现姿媚,淋漓处聚精神,奔放之间透着古朴淡雅的清隽超逸。除此之外,画家还吸收了吴昌硕、陈大章等近现代名家的笔意精髓,并在不断的探索中形成自己的风格。他的笔墨蕴积于传统根基之上,又游离在现代和西方之间,用线墨交织的水墨语言,倾诉着对当代写意花鸟的认识和理解。他常在花香鸟语的清晨,静观生命的细微情态,在荷风清徐的塘边,独赏荷的万种风情。当他将这些审美体验付诸笔端时,感觉离自然是那么近,近得可以令笔下的花鸟呼之欲出。这股鲜活的力量始终贯穿在他的笔墨中,既而形成恣意流淌的酣畅气韵。 孔宪华的作品以素墨居多,墨淳而富于变化,豪放而不失温雅,充分体现了画家游刃有余的运墨能力。在创作中,画家通过浓淡干湿、厚薄虚实的不同变化,达到“运墨而五色具”的审美效果,即以单一的墨色道尽了世间五色的本质。正如潘天寿先生所言:“水墨画,能浓淡得体,黑白相用,干湿相成,而百彩骈臻。虽无色,胜于有色也,五色自在其中,胜于青黄朱紫矣。淡色惟求清逸,重彩惟求古厚,知此,即得用色之极境。”正因画家领悟了墨的真正内涵,才得以自如游弋在皴擦点染之间,生成鲜活灵动的花鸟墨象。尤其是他笔下的墨荷,更是极尽墨的意蕴之美,氤氲着超越尘俗的清润气息。画中的一枝枝墨荷,在墨的幻化中亭亭玉立,荷叶青莲相契相拥随风婆娑。有的尽情舒展,有的小荷才露,有的略显残败,千姿百态中透出荷的素心雅韵。荷的生命在这一刻被异化了,仿佛成为幽居天外的仙子,清澈了凡间的世俗杂念,静滤了心灵的浮华喧嚣,一切变得沉静如水,空灵中显现的是一个圆满而又静逸的世界。这样的画境不仅是禅意浮动的审美表现,而且也是画家内心的精神关照。在画家的心中,荷花是圣洁美丽的象征,至真至善的典范。它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高洁品性,是孔子所推崇的君子之德,也是历代文人追求的人格精神。所以,他乐于以荷明志喻心,寄托心中超然物外的脱俗情怀。仅就这一点来看,画家的作品满蕴着文人画的精神特质,在强调墨韵的同时又具备一定的抒情性。 在孔宪华的作品中,除了墨的应用之外,还有一个极具表现力的重要元素——线条,画家对它的认识和理解是从书法中得来的。自古以来,我国画界就有“书画同源”的说法,而这一理论在长期的笔墨实践中得到了很好的验证,孔宪华亦不例外。他凭借深厚的书法功底,在线条的表现形式上更多融入了书法的审美趣味。特别是在花朵、叶脉、花茎等部分的刻画上,画家充分运用线的不同形态,极尽书法之神妙,尽显刚柔并济,粗细相间,婉转起伏的墨线轨迹。画中的花朵在细致的勾勒下显出婀娜的姿态。柔韧的花茎则表现为一根长长的墨线,自然地挺立于画面之间,托起硕大的叶子。而叶脉的描绘多用短的粗笔,即可达到形神俱现的审美效果。多变的线条中跳动着节奏和韵律,如走笔龙蛇生动而有气势。正如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所说:“所以中国人这支笔,开始于一画,界破了虚实,留下了笔迹,既流出人心之美,也流出万象之美。”只不过这种美并不是单一孤立的存在,而是由多种审美元素共同构建的美感,从整体上体现出画家作品的审美特征和精神意蕴。 孔宪华笔下的花鸟意象,在意的发挥上极尽洒脱之妙,并随着不断的提升化为诗意的想象。许多幽淡清新的画面在飘逸着无尽的余韵以外,往往充满诗化的意蕴,从而实现了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辉映交融。在他的作品中,往往一丛墨竹,点染了“窗前一丛竹,清翠独言奇”的文人雅意;几枝残荷,氤氲着“凭阑自爱秋容淡,闲数残荷几朵花”的怡情雅趣。这些诗意葱茏的审美意象,在提供了悦目的审美视觉之时,也带来了心性的滋养,令画家在自然生命的诗美意象中,保留几分忘我的沉醉。画面溢出的浓郁诗情,其本源来自哪里呢?确切地说是源于画家的审美情感,只有胸中情思万千,才会笔下蕴结无限诗意。所以,他的画是流动的诗,是从画家心底涌出的澎湃诗行,内容形式上呈现出诗化的美感。 在多年的探索之后,孔宪华已将线、墨、彩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十分融洽,无论是浓墨淡彩的点染,还是精描简写的勾勒,皆在清幽淡雅的画面间流淌着快意淋漓的笔情墨趣,最终导致他的花鸟画走向姿趣盎然、墨韵出尘的新境界。他所塑造的花鸟形象,在满溢写意情韵的同时,跨越了传统和现代的时空经纬,在彼此的交汇中演绎了生命的律动。 刘丽芳个人简历: 《中国画观察》杂志任编辑,资深美术评论人。1986年就读于南开大学历史系博物馆专业,1988年攻读中文系汉语言文学双学位,1990年毕业,任职于天津艺术博物馆,目前在北京做自由撰稿人。已出版《陶瓷款识与装饰鉴赏》、《中国世界长寿文化》、《中国世界音乐文化》、《中国民居文化》、《收藏的旅程》、《中国画名家作品赏析》、《万古骊风》等多部文化类图书,同时在国内报纸、杂志上发表人物专访、文物鉴赏、美术评论等文章多篇,共计百万余字。其中,撰写当代著名画家作品的评论文章,包括何家英、王明明、袁武、孔宪华等知名画家,并从事与书画交流有关的各项工作。

中共中央党校

1994.01-1996.01

本科

函授2年

擅长
  • 绘画

推荐人脉